<acronym id="9qkaz"><label id="9qkaz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  <p id="9qkaz"></p>
        1. <track id="9qkaz"><ruby id="9qkaz"><tt id="9qkaz"></tt></ruby></track>
          江蘇省運河航運有限公司歡迎您~
          logo
          聯系熱線
          0517-80322858/80322698
          【隨筆】運河水運話文革
          作者:mutaoinc
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9-05-24 09:07
          瀏覽量:0
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90524090812.jpg

          說起京杭運河水上運輸事業的發展,就不能繞過那個令人難忘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。

          文化大革命始于1966年,當時自己雖然只有十多歲,但親眼目睹水上運輸因文革而帶來的人為災難,至今說起還歷歷在目,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  1966年9月,根據中共中央《五·一六通知》和《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》,以及中共淮陰地委緊跟形勢的部署,當年占運河水運百分之八十份額的淮陰地區輪船運輸公司,成立了“文革”領導小組。而為了將緊跟落到實處,便于文化大革命的深入進行,在領導小組的基礎上,又成立了“紅衛兵司令部”,該部的主要職責是發動廣大水運職工“大鳴、大放、大字報、大辯論”,并沖擊運輸公司領導班子。

          而“紅衛兵司令部”之后,在當年的11月全國造反浪潮的席卷下,公司客貨運船隊的部分船員和在岸單位的部分職工,又相繼成立了兩個造反派組織。記憶中好像叫“紅海燕”和“紅海鷗”,真是頗具行業特色。而造反派組織成立后,首要任務就是沖擊公司和基層的領導。只記得當年的經理劉書圃、副經理王瑾等,被掛上走資派的牌子,上臺接受造反派的批斗。而在副經理中,只有郝周榮“幸免于難”,因為他是老紅軍出生,沒有人敢拿他是問。而中層干部中,也有為數不少的領導,被定為批斗的對象。據岳父曾經的回憶,作為公司組織科科長的他,為了免遭造反派的羞辱,當年是拿出了戰爭時期打游擊的本領,經過一番化妝偵察后,才離開了單位,回到漣水老家。

          那年那月,隨著所謂文化大革命的深入開展,打著各種旗號的造反派組織紛紛成立,并派代表進駐公司機關辦公大樓,也就是現如今里運河文化長廊的國師塔下。由于造反派的“占領”,致使公司黨委的工作處于癱瘓,機關工作形成無政府狀態,調度指揮失靈,運輸生產面臨停滯。

          至于進駐公司辦公大樓的兩個造反派組織,為奪權進行著爭風吃醋的斗爭。其中一派于1967年2月5日,奪取公司領導權,而另一派不服氣和認輸。于是兩派之間爭斗不止,摩擦加劇。而在這一混亂的局面下,同年2月27日由駐淮部隊派駐軍管小組,才穩定了當時的局勢。3月,在軍管組的主持下,成立了公司恢復生產的班子。但當時混亂的局勢,浮動的人心,恢復生產又談何容易。

          兩個造反派組織以批斗、游街、貼大字報、戴高帽等形式,高喊“舍得一身剮,敢把皇帝拉下馬”的口號,沖擊公司從上到下的領導層。加上一派對另一派掌權的不服,使派性斗爭進入了白熱化。1967年8月10日,其中掌權的一派串聯起14個船隊、15艘拖輪、114艘駁船,匯集于清江大閘下的里運河,進行所謂的停航鬧革命,并持續十二天之久。就這一次“革命”,少運輸各種物資兩萬多噸,直接經濟損失達六萬余元。至此,運河水上的動亂也進入了高潮。那年月,不僅公司大多數職能部門處于癱瘓狀態,生產急劇下降,還直接影響到整個運河的運輸,并造成十多萬市民生產生活資源的短缺。

          1967年冬天,軍管小組為了一碗水端平,有意促成所謂各造反派之間大聯合。但由于當時公司兩大派組織,都認為自己這一方是正確的,因而對軍管小組的意見持反對的態度。結果,軍管小組工作受挫,并在造反派的沖擊下,不得已而撤走。而到了1968年春,第二批軍管小組又進駐企業,并在他們的幫助下,成立了江蘇省航運公司淮陰地區公司革命委員會(原省委常委、省紀委書記曹克明,曾于1968年8月任副經理)。

          當年革命委員會的成立,自然要把兩個造反派的頭頭,結合進領導班子,并一切由造反派頭頭說了算。至于少數領導干部,雖然被所謂解放,重新進領導班子,但不能正常行使職權。公司的各種規章制度在無形中也被廢除,領導人不敢堅持制度,否則就被斥之為“管、卡、壓”;職工也不敢執行制度,否則就被批評為“小綿羊”(沒有造反精神)。當年的造反派頭頭,可以隨便調動船隊和船員,誰要是抓生產,就會被戴上“唯生產力論”的大帽子,其左傾思想的影響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。

          說起當年公司革命委員會的成立,其實對當年運河水上運輸的發展,并沒有多大的改觀,反而加大了所有水運企業的混亂。造反派的頭頭們大權在握,為所欲為,在公司上下大搞“斗、批、改”,并成立了所謂的“文攻武衛隊”,繼而又成立了“無產階級專政戰斗隊”。借清理階級隊伍為名,對一些革命的老干部進行批斗,搞隔離審查,還大搞“逼、供、信”,任意打人、罰人。如將國民黨曾起義過來的艦長打成“歷史反革命”;將曾做過我黨地下工作的老干部打成國民黨特務等等,嚴重摧殘了部分干部和廣大職工的身心健康。

          就這樣,文化大革命給水上運輸所造成的混亂,一直持續到1969年黨的九大召開,才趨于平緩。那年年底,停止了三年的黨組織生活終于得到恢復。而兩年后的1971年,隨著一舉粉碎以林彪為首的反黨集團,由周恩來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,各行各業才有了根本的轉機。而作為運河水上運輸的龍頭企業,江蘇省航運公司的淮陰地區公司也終于走出困境,恢復了運輸生產和對外經營。當然,后來運河水運的發展,還經歷過反擊右傾翻案風的陣痛,直至1976年“四人幫”的徹底粉碎,才真正告別了動亂和動蕩的文革十年。

          文革曾給國民經濟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,尤其讓古老運河的發展整整停滯了十年。雖然往事不堪回首,但這十年動亂,還是應該記載在,運河成長的扉頁之中。只有讓后來者知曉這一不堪回首的歷史,才能讓運河的今天更加美好,運河的明天輝煌燦爛!


          伊人精品电影在线观看